公海贵宾会,公海贵宾会员5500a,公海贵宾会5500iii

企业党建
【纪检工作】 天下难治 难在治官
点击次数:3199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2-08-21

天下难治 难在治官
2012-8-21   来源: 人民论坛   浏览次数:594【字体: 】 【 打印本页 】 【 关闭本页 】
      杨红卫之流之所以嚣张狂妄,是因为他事实上掌握或自以为掌握绝对权力。一些腐败官员之所以骄奢淫逸,是因为他们的权力不能得到有效节制。所以,治官当限权,当从权力的来源入手来限制权力被滥用。”
  从唐慧被劳教,到疑似安徽庐江县县领导“群体性淫乱”事件;从一些地方频出官员“神童”,到铁道部刘志军腐败窝案,公共场域中的一些官员形象,让人愤怒,让人失望,甚至让人不齿、不屑。
  问题出在治不治
  6年前,唐慧的11岁幼女被绑架强迫卖淫,遭到轮奸,染上性病,导致终身不育。唐慧千辛万苦救出女儿,又以死相逼,才使有关方面启动刑事和司法程序,可她本人却因为多次上访“严重扰乱了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”而被劳教。
  在网友、媒体及有关方面的介入下,唐慧终于获得了自由。从她被劳教到被释放,这个坚强的女人成为中国法治现状的一个符号。正如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的记者所说:唐慧自由了,留给大家的不是一个句号,其实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,这个问号指向的是屡屡引起巨大争议的“维稳式”劳教。
  这些反思和检讨都很有必要,同样,人民日报评论员范正伟在“人民时评”中的追问也很有意义:“如果执法者能秉公执法、严肃办案,推动人们在法律框架下解决问题,就能减少许多不理智、甚至以偏执方式寻求说法的行为。”“天下难治,人皆以为民难治也,不知难治者非民也,官也。”
  时评人喜欢说“普及常识”,“影响有影响力的人”,可我总觉得这是时评人半分善良半分天真的自负。有影响力的人通常是官员,这些人哪是你几行文字就能影响的?常识常讲而不识,价值有价而不值,你要“普及”的东西别人在台上比你讲得更透、更有感染力,可一到台下则是另一副嘴脸。所以,这不是“识不识”的问题,而是“治不治”的问题。
  堕落程度超过想象
  “你千万别高估了他们的素质,也千万别低估了他们堕落的水平。”这是一位师友常挂在嘴边的感叹。这位师友因为职业需要,经常与各级官员打交道,生活中也结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官员,可于公于私,给人的感觉,一些官员的素质确实令人失望。
  过去大家谈论这个话题时总是习惯性地加上诸多限定词,比如“有些”、“个别”之类,媒体在批评官场怪状时通常会说“有些地方的个别官员”。这样的表述既是出于审慎,也是怀着一种期待,期待那些发生令人发指事件的地方少一些,期待大多数官员正常一些。大家今天依然怀着类似的期待,但必须承认,再用“有些”、“个别”的字眼,那就是不敢正视问题。
  从媒体的公开报道来看,官员腐败表现出如下几个特征:
  一是贪污的数字呈几何级增长。过去几十万元、几百万元就是“天案”;如今不过千万元,媒体在版面上都不好意思称为“大案要案”。这些人的胃口越来越大,胆子越来越壮,手伸得越来越长,捞得越来越多。
  二是“沦陷”的领域越来越广。过去司法机关和媒体习惯性地总结“腐败高发区”,比如土地住建、药监、财政、城管等部门;而现在,但凡有审批权的领域,几乎找不到没有发生腐败案件的部门,就连一向被视为清水衙门的教育领域,也多次出现过腐败窝案。
  三是官员的堕落超过想象。从韩峰日记,到各地频发官员“艳照门”,到一些省部级高官共享情妇,到刘志军嫔妃如云,但凡贪财必然好色,财色双收已成为官场“福利”。那些荒唐事、龌龊事,远比黄色小说更不堪入目。
  四是贪腐官员的嚣张程度登峰造极。比如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,人称“吸毒州长”,一方面与党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和社会上的数十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,办公室、宿舍均成为他淫乱的场所;另一方面视纪律、法律为“儿戏”,威胁要给纪检监察部门“断炊”,甚至对上级领导也出言不逊。
  制度性的庇护
  除了以上四点,还有一个特征是腐败行为得到制度性的庇护。过去将任人唯亲当成不正之风,怎么说也上不了台面,一些人胆子再大也只能偷偷摸摸地干活,可如今全然没有敬畏之心了,不仅不再掩饰,还发文件下通知,将干部子女世袭官职制度化。
  不仅如此,还有地方出台政策保护被判刑的犯贪污罪的干部。江苏阜宁县政府公然发文,对机关事业单位的61名缓刑期满人员突击安置工作,其中不乏贪官,有的仍然拿工资、吃空饷。贪官“带薪服刑”,地方领导对贪官“关爱有加”,这是在制度层面为自己留后路,解除后顾之忧,让更多贪官在贪腐路上有恃无恐地一路狂奔。
  此外,每逢媒体曝光一些贪腐官员的丑陋行径,当地政府总会在第一时间出面否认,云南发改委官员淫乱事件如此,广西质监局正厅级巡视员段一中淫照事件如此,这次庐江县疑似“群体性淫乱”事件亦如此。地方政府用政府的公信力为腐败官员提供担保,不是说网友造谣,就是说照片是PS,结果往往证明,这些经不起推敲的说辞才是真正的PS。
治官当限权
  权力使人腐败,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败。孟德斯鸠在《论法的精神》中说,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,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。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,一直到遇到界限的地方才休止。那么,如何设定权力的界限,才是治官治权的根本。
  杨红卫之流之所以嚣张狂妄,是因为他事实上掌握或自以为掌握绝对权力。一些腐败官员之所以骄奢淫逸,是因为他们的权力不能得到有效节制。所以,治官当限权,当从权力的来源入手来限制权力被滥用。
  过去,每逢官员“出事”,大家总是检讨官员产生的机制,谁提拔了这名官员,谁“看走了眼”。这些问题固然重要,但谁也做不到明察秋毫,谁也不能保证当初清正清廉的人会蜕化变质,问题不在于谁提拔,而在于提拔的方式。
  一切权力来自于人民的委托,必须得到民众的“同意”。如果官员从选举中产生,如果给官员的任期设定期限,如果官员的行为受到民众的有效监督,如果权力设计时被分权,如果真正做到民主、宪政和法治,那么,即使不能完全避免腐败,至少可以减少腐败,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。
  李常往来
  捍卫记忆从存储记忆开始
  上期《捍卫记忆: 8·5大爆炸19周年祭》见报后,没想到引来那么多网友的共鸣,一些当年的见证者和亲历者纷纷现身,说出自己的感受。“@博超先生”说:那时我住布吉,亲眼见什么叫蘑菇云;“@最爱新香蕉”说:永远都忘不了,房子像地震似的,往楼下看去,好多人穿着底裤就跑出来了,满身都是血,最恐怖的是身上还插着玻璃;“@漂流生-妖言”说:那时住长城大厦,还跑顶楼看火光;“@Hanacat”说,我的脚还被扎出血了,我爸提着我跑,拦下一辆货车把大家送去医院,我的手扶在我爸膝盖上,他的汗滴在我手上。这些记忆,都是宝贵的民间叙述。
  还有一些朋友想起当年的事仍然心有余悸。“@WINNIE凤凰涅磐”说:那天我在西华宫的楼上上班,正在吃饭,突然一声闷响,天花板掉下来好几块。以为是附近工地的爆破呢,半小时后又一声响,这次连关着的窗户都给震开了,当时的深圳电视和广播都没说是怎么回事,到了晚上看了香港资讯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骑车回布吉的路上,还被要求签下生死状!“@Gordons0755”说:记得!是深圳历史上最危急的消防事故。如果当时不是刚好有PLA防化专家到深出差,赶到现场判定火场内有化学品并参与救火方案,如果不是火场内外5000多武警战士冒死扛水泥袋撒水泥粉灭火挽救了深圳,大半个深圳早炸平了。
  更多的网友希翼能记录并真实地还原当年事件的真相。“@深圳佐强”说:对这场灾难,我只能从媒体的片言只语中了解。深圳不该遗忘那些伟大的小人物。晶报编委“@管姚”鼓励道:捍卫记忆从存储记忆开始,愿这篇文章能推动更多热心者加入存储队伍。大家也该自问,这个城市还有多少该打捞该捍卫的记忆。
  不过,也有人质问我说,事件过去了这么多年,重揭伤疤,究竟想干什么?呵呵,这架式,只差问我代表谁了。
  鸿文喊话
  话头:胡锡进在微博上对自由派说,你们制造了国家的新的适应性,带来了中国进步自下而上的动力,已是推动中国改革的合力之一。但话锋一转,又说自由派加大中国风险,成为中国严重病变的癌细胞。对此,赵楚在微博上回应专制派说:你们颠覆了良知底线,为国家制造了新的危机的导火索……
  喊话:自由派,专制派,都是口头派,味道不如苹果派,效果不如行动派。
  话头:贵州茅台申请“国酒茅台”商标一事近期闹得沸沸扬扬,贵州省有高官这两天忍不住在公开场合连用了四个“不理解”:一、不理解为何网上对这件事关注度这么高;二、不理解为何茅台引起如此大波动;三、不理解为何指责价格贵;四、不理解社会不给予支撑。
  喊话:什么时候茅台与官场切割,什么时候这位高官就能理解网络质疑了。
  话头:针对网络传播的温州市台办主任李月祥强制猥亵女下属一事,温州市委联合调查组已查清基本事实。根据调查结果,市纪委决定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,市委免去其市台办主任职务,调其他部门降职使用。
  喊话:免职降职的理由,并非认定了其强制猥亵女下属的事实,而是因其行为不检点,“造成了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”。可这就让人疑惑了,既然违法事实不能认定,违纪事实又如何成立?是不是以违纪处罚代表其法律责任呢?
  话头:在长沙市天心区上半年经济社会发展调度讲评大会上,该区发布全区机关行政效能和作风暗访问题处理情况通报。其中,24名干部因上班时间逛淘宝、玩游戏、炒股,被处以行政问责、通报批评、扣发奖金等处分,个别单位不作为、乱收费等问题被勒令整改。
  喊话:要处分就早点嘛,早点被处分,就早点割肉清仓,就会躲过这轮股市大跌。

·上一篇:【纪检工作】 资格担当廉为先
·下一篇:【纪检工作】 当干部请离“河边”再远些
打印本篇文章    关闭窗口

All right reseverd. Copyright 2011 版权所有 公海贵宾会5500iii
地址: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文景路中段202号  邮编:710018
电话:029-89101580  传真:029-89101580  技术支撑:佳豪网络

X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